Wmmiann

消夏

熊孩子Candy

纽约 - People's Climate March

草原

凤凰

万物有灵且美

夏末在北海道


再也没有醉人的暖风

写于2014-10-02,记2013年4月。



1.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南山路在夜幕降临后灯火辉煌,马路上静悄悄的,路面被梧桐树整个覆盖起来,光芒散射。
        他在前面十米,飞快地踩着自行车踏板带我穿过红绿灯。我们抄近路,骑在崎岖的青石板上,经过了游客云集的音乐喷泉。最后终于在演出开始不久后到达岳庙对面。
   ...

和平年代

写于2014-12-13

“请稍等一下。” David 的脸色突然变了,他摘下耳机,双眼直直地盯着电脑屏幕上方的一点。

这是新闻课的期末考试。我们被要求对完全的陌生人进行一小时的采访,然后在两小时内写出五百到八百词的稿件。教授 Cheryl 请来她的大学同学 David Gilkey —— NPR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摄影记者,二十天前才从非洲的塞拉利昂(Sierra Leon)报道埃博拉疫情归来。他几个小时前刚刚从家乡俄勒冈降落到佛罗里达,住在宾馆里准备着下一个新闻任务,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与我们 Skype 对话。

然而,采访到一半,David 像是遇到了什么突发情况,暂停了与我们的谈话。大约几十...

咲いて 咲いて

1.

《东京爱情故事》里,赤名莉香不告而别,独自去了永尾完治的故乡爱媛。而一两天之后,完治也踏上回归寻找的路途。乡村在冬天显出特有的宁静,云层之间漏光。镜头中完治独自在小巷里、河堤边走着,不时遇上家乡的故人,寒暄几句,询问着“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东京来的女孩子”。而高潮是,完治奔跑在学校白茫茫的操场上,奔向自己小学毕业时刻了名字的柱子,“永尾完治”的右边,是“赤名莉香”。

我多么喜爱并敬佩莉香这样的姑娘,她把我的心牵得紧紧的,哪怕她只是穿着白色工作服在东京街头跳跃行走也比别人丰盛许多。也想可能有一天,我能乘着电车经过濑户内海,去看一眼已经木质脱落的刻有名字的柱子,在车站旁的栏杆系上一张手帕。...

© Wmmiann | Powered by LOFTER